丝瓜色视频

  迷梦冷眼看着连脖子都胀红的金焰,嘴角勾起一丝冷笑。原来毕业之后,不单单是喜欢三千的人心思活了,连惦记孟奔的人,也胆子大了。可谁都能惦记孟奔,唯独三千身边的这些女人不行。以前金焰还看不上孟奔的冷硬性格呢,现在,年纪大了,意识到孟奔的痴情好处了?就心动了?

  赶上毕业,今天三千又不在,她就下意识的把心里的想法表露出来了........没出息。

  迷梦把花如锦的礼盒扔到一边,“我家保姆昨天和我说,看见别人种的花特别好看,就要过来了,结果没几天就枯死了。我就和她说,你干嘛不自己种一个呢?整天惦记别人的花,多没出息啊?别人的花种的好,是人介的本事,是人介悉心照顾了,你要过来也不是你的本事和心血啊?不要看见别人的东西好就想抢过来,放在别人手里是个宝,没准到你手里就是一坨屎呢?”

  莫白过来的时候,正好听见这么一堆话。看了迷梦一眼之后,就看向了脸色已经胀成了紫色的金焰。这个女生他知道,是宋二笙的发小儿,开始关系不错,后来关系就淡了,据说是嫉妒宋二笙什么的。不过他觉得应该是自卑吧。这个女生看着还算是个洒脱的人,但在宋二笙面前,也是没办法潇洒起来的。

  金焰脚步凌乱的走开了。冯宝现在和金焰是好闺蜜,叫了金焰一声,就转过来看着迷梦,没敢瞪眼但是神色也很不忿,“你再说什么啊?我们就是好奇的问问,你至于说这样的话吗?金焰什么人你还不清楚,她怎么可能会惦记上阿笙的花呢?你别冤枉好人!!”

  迷梦冷冷一哼,“好人?在哪里?”撇撇嘴,“金焰什么人我比你清楚。她以前什么样我更清楚。以前她从来都不会关系的事,现在突然关系起来了,你让我别冤枉她?你缺心眼儿啊?”

  冯宝迟疑下,没再说话追金焰去了。金焰喜欢长得好看的,高中三年也交了好几个男朋友,都是很短的时间就分手了。可她真的不觉得金焰敢喜欢上孟奔啊,就算没有阿笙这层关系,孟奔那个人,真的很可怕啊........就算他长得那么好看,可也无法掩盖他性格很差的事实啊........

  这俩走开之后,迷梦喝了一杯酒,心里腻味的很。怪不得宋家那边着急给三千和孟奔订婚,看来还是大人有眼光懂得多看的长远。这还没到大学呢,高中这边的人就心思浮动了,到了大学,呵呵哒。

  莫白看着一脸不爽的迷梦,也没着急开口,等迷梦神色放松下来,才说话,“你们住校吗?”

  迷梦心里正不耐烦呢,懒得理莫白。本以为他也是一开口就会问三千的事,这才故意晾着他。谁知道他却问起了住宿的问题。“会申请宿舍,不过是方便点儿,应该不会住。”女生宿舍的真实情况,绝对比女生宿舍题材的恐怖片更加恐怖。三千又是容易找嫉恨的体质,她也是容易得罪人的,所以从来就没打算住宿。

  三千已经说了,孟奔家里在帝大西门外买了一座别墅,到时他们会去那里住。她一听也赶紧去买,但已经卖完了。好在有出租的,迷梦就直接租了五年期的,房里距离孟奔家里那个不远,也算是邻居。他们以后打算开车上学住在哪里。学校的宿舍,她和三千也没打算住普通的那种,三千有特权享受,还有娜娜作为教授的照顾,就给她们俩在留学生公寓的一个宿舍里申请了一间双人间宿舍。孟奔没申请。

  这些话迷梦自然是不会和莫白说的。关系没到那个地步。

   粉红色的喵少女

  莫白其实就是打开话题而已,“我听老师说你选了化学,我在经济学院,离得不近。”附一中的孩子对帝大都很熟悉,“以后见面估计不方便了。”

  迷梦弄清楚莫白到底想说什么,就顺着他的话说,“都是一个学校的,有什么不方便的?不过阿笙是肯定会更忙的,想见她才是难呢。”

  莫白也顺着迷梦的话说,“她要忙什么?”

  迷梦是知道,三千开学之后要听她师父的吩咐,却她大师兄那里帮忙,算是实习。这话她更加不会给莫白说了,“你也知道,她总是很忙的,各种比赛什么的都没完没了的.......”

  莫白知道迷梦没说实话。不过他也不在意,“我这里有个群,是校友群,就是考上帝大的咱们七个人,老师给建起来的,希望咱们以后还能互相帮助一起进步,你到时候上网加一下。还有阿笙。”

  迷梦记住了,“放心吧,我们都会加的。”不过阿笙有没有时间上群,她就不能保证了。

  莫白又扯了几句有的没的,迷梦就有点不耐烦了。不过想着自己以后少不得要和更加难缠的人扯皮,现在应付一个莫白就不耐烦了,那以后可怎么办呢?所以她又耐着性子,和莫白说话。

  这下连莫凡都吃惊了,迷梦是出了名的脾气不好,怎么现在这么有耐心啊?是真的毕业之后,顾念同学情意?怎么可能.......

  莫白的耐心比迷梦真的强多了。所以在他又和迷梦说了好一会儿之后,迷梦终于再一次的,受不了了。

  “不是,你到底想问我什么?问我阿笙会不会抛弃孟奔喜欢你?”迷梦不耐烦之后,一开口就是一嘴的刻薄,“你也不看看你这胆子,在我这里磨磨唧唧半天,连句真心话都不敢说,在阿笙面前,你也总是一副嫌弃她看不起她的样子,真以为你扮这种小学生款儿的幼稚鬼来追求阿笙,阿笙就会对你另眼相看啊?你做梦呢?”

  莫凡急了,想回嘴却被莫白拉住。

  “我确实很迟钝的发现,我喜欢阿笙。不,我爱她。但是我也知道,我配不上她........”

  迷梦一听这话就烦了,厌恶的挥挥手,“行了行了,一张口就都是这句,我配不上她。我都听的想吐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