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拇指玉米苹果播放器

Tagged with

  “他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脸皮厚……”叶梓喵了一眼前座的顾铖,扭头轻轻碰了碰安然的胳膊。

  安然摇摇头:“不知道他抽什么风。”

  话说着,车子就在一个小区门前停了下来,顾铖付了车钱,拎着东西下了车。

  叶梓一手挎着背包,一手牵着安然,跟在顾铖身后进了小区。

  看上去,这个小区有些年头了,多的是老式的洋房,水泥地面也有些坑坑洼洼。唯一的优点,大抵是绿化的程度高,小路两旁的树木都挺拔而粗壮。

  三个人踩着落叶一步步往里走着,路灯有些昏暗,偶尔有三两个行人迎面走过来,防备地看着他们,随后加快脚步匆匆走远。

  家家户户都亮着灯,不时传来阵阵笑声,这个时候,多半都围坐在餐桌前吃着饭吧。这样想着,安然的肚子开始唱起了空城计——奔波了一下午,现在觉得有点饿了。

  进门沿着小路走了一段,右转又过了约莫两三分钟,顾铖在一幢两层的洋楼前站定:“到了。”

  安然不禁打量起来,房子有些老旧了,可是依然能看出它的主人是相当考究的。

  先映入眼帘的,是一道铁栅门,雕花带着些古典的意味,上面爬满了不知名的藤蔓,叶子落完了,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,像一个个长长的毛毛虫,向着旁边的围墙上蔓延过去,想来夏天的时候,应该是一副欣欣向荣的场景。

  朝着院子里放眼望去,院墙边上种着几颗山茶花,这时正含苞待放。在它们周围,放着几盆仙人掌,再往右边,是用石板砌起来的一个小水池,里面飘着一些枯萎的荷叶,而它的上方,则是用竹子和木材搭起来的葡萄架。

  整个院子里种着许多植物,和院墙外,小区里种植的树木浑然一体,使得整个洋房在植被的掩盖下显得有些若隐若现。抬头望向二楼,还依稀可以看见,阳台上整齐地放着一排花盆。

   混血美女江伊涵 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哟

  “哇喔……”叶梓看得有些呆了,紧紧抓着安然的胳膊感慨着,“这么多花花草草的,得多难打理啊……”

  “嗯,我外公去世前,都是他自己打理这些的。”顾铖随口接到,“后来他把房子留给我们,我妈怕荒废了这些,还专门雇了个阿姨打扫卫生什么的。不巧的是,这几天那个阿姨回乡下探亲去了,不然的话,我也不用翻墙头进去。”

  顾铖说着,将手里的东西轻轻放下,三下两下地从栅栏上翻了过去,从里面打开了门。

  走进院子里,视野更开阔了些,安然这才看到,在院子最深处的地方,还砌着一个圆圆的石桌子,和几个讲究的石凳子。

  “你这院子,得有三四十平方了吧……”叶梓惊得合不上嘴,“你外公真有钱~”

  “可能吧。”顾铖尴尬地笑了笑,“其实在这之前,我对外公这个人也不甚了解。”

  说完重新锁好了铁栅门,跨上石桌就要往二楼上翻。

  “顾铖!你做什么?!”安然见了连忙制止了他,走过去拉住了他的裤脚。

  顾铖低头看着安然,似笑非笑地开了口:“翻上去拿钥匙啊,我们总不能在外面过夜吧。”接着蹲下身子,将脸往安然跟前凑近了些,“怎么了?你这是在担心我?”

  安然听闻,急忙松开了手,往后退了一步,红着脸狡辩:“才没有!谁担心你了……我是担心,万一你出个什么事,我跟叶梓岂不是倒了霉了!是有连带责任的……”

  “放心好了,不会有事的。”顾铖像是安慰安然一般,语气轻柔。顿了顿,看了她一眼又接着说,“就是真出了事,也跟你们无关,所以不要怕。”

  话音刚落,只见他踮起脚尖,借助着石桌子,爬上了墙头。再纵身一跃,双手抓住了阳台的边缘,胳膊微微用了用力,将身子撑了起来。双脚在墙上蹬了几下,便翻上了二楼。

  整个过程中,安然一直握着双手,紧张兮兮地死死盯着顾铖的身影,直到看着他安全着了6,这才放松下来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怀里的那束花,因为安然用力搂着的缘故,变得有些凌乱起来。

  叶梓站在一旁,将所有的一切看在眼里,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了,心想今天这趟城里也算没有白来。虽说是折腾了一下午也没有见到安然的弟弟,但是,如果能让面前的两个人重修于好,也算是个安慰。

  正这么琢磨着,听到顾铖噔噔噔下楼的声音,接着大门被打开了。

  “我说……”叶梓一边进屋,一边看着因为爬墙,弄得有些灰头土脸的顾铖,“你这么轻轻松松就爬上去了,就不怕有小偷光顾吗?”

  “不会啊~”顾铖捋了捋头,打开了客厅的大灯,一脸正经地看着叶梓回答,“窗户都按了防盗网,楼上楼下的几扇门,都必须用钥匙才能打开。而且,平常的时候,为了方便,打扫卫生的阿姨都是住在家里的,总不会这么巧,小偷就赶在这几天过来吧~”

  “可不就是这么巧么~”叶梓调侃了一句,“不光来了,还一下子来了仨~我怀疑啊,等那个阿姨回到家来一看,嚯!招贼了~不得吓一跳才怪。”

  安然被叶梓的话逗笑了,轻轻放下怀里的东西,在沙上坐了下来。左右打量了起来,客厅里东西不多,除了沙和茶几,便剩下一台电视机。倒是墙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油画,安然并不懂画,倒也看出来价值不菲。

  叶梓不经意的话,反而提醒了顾铖,他皱了皱眉,从茶几的抽屉里找出一只笔来,从墙上的日历上撕下一张,认认真真写了起来。

  “干嘛呢?”叶梓疑惑着走过去。

  “你说得对,我给阿姨留个条子,我怕万一真吓着她。”顾铖头也没抬地回答,“现在写上,免得等我们走的时候又给忘记了。”

  安然不由多看了顾铖几眼,他能这样替旁人着想,自然心眼不会太坏。这样想着,从前的那般恩怨,似乎又抵消了一些。

  不多时,顾铖写完了纸条,端端正正地放在茶几上,用烟灰缸压着。接着抬头望着两个女生:“饿了吧?我翻翻冰箱里有没有什么吃的。你们俩先坐一会!”

  “嗯!”叶梓也一屁股往沙上一坐,舒服地伸了个懒腰,然后对顾铖点了点头,“随便吃点,方便面都行!”

  “好。”顾铖说着就往厨房里走过去,“你们俩无聊的话,先看会电视。”

  “知道啦~”叶梓应了一声,随后注意到什么,突然大叫起来:“哎呀!忘了脱鞋了……”

  安然也看了看脚下,顿时有些难为情起来——刚刚只顾着听叶梓和顾铖打趣,竟也忘了换鞋了。

  “没事!我刚刚爬楼上去也没换呢~明天我收拾了卫生再说吧。”从厨房里传来顾铖的声音,“哦对了!冰箱里还有两个土豆,几个西红柿。随便做两个菜,可以吗?”

  “可以~你快做吧,饿死了。”叶梓吆喝着回答,伸手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。

  安然突然间觉得有些恍惚,身边坐着最好的朋友叶梓,看着电视笑得前仰后合。而厨房里,顾铖正有条不紊地忙碌着,淘米的水声,切土豆丝的嚓嚓声,煤气炉火出的呼呼声……

  安然差不多忘了,有多久没有像此刻这般,感到满满的踏实和幸福了。虽然明天能不能见到凡凡,尚不可知。但并不影响她,享受现在这短暂的温馨时光~